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獒龙】千岁千岁千千岁 08 (帝都高干 先婚后爱)

解夏倾乔:

枳生淮里:



蔚灵:















闻声入林寻梨花白   只得一行青苔








天在山之外 雨落花台 我两鬓斑白








闻声入林寻梨花白  只得一行青苔








天在山之外 雨落花台 我等你来
















































婚礼前夜,马龙带着对由张继科全程设计的婚礼的未知回到了阔别已久,自己住处。陈玘从江苏赶回北京,和许昕一起在这间房子里,陪他在期待里度过了整整一夜。
















帝都 总政军区大院








天光大亮,张继科站在卧室的领带柜前,不紧不慢地挑出一条全新的纯色领带,手指骨节分明,挽着领带打一个整整齐齐的结。








方博一身正装大步进门,看着侧位容光焕发的兄弟由衷替他高兴:“时间到了,该走了。”








张继科倒退一步俯身打开早早准备好的一个袖扣盒,两枚订制“M”字袖口掉落进手心,边扣上扣子,随着方博默然出门。








门口30辆婚车整整齐齐停成一线,车牌清一水京V027,028,029开头简直连号。目光扫过一圈,俯身上车。最前方军车开路,一分不差的压着时间,在众人的注视下驶出了大院。
















帝都   体育总局公寓








马龙侧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同时抬起下巴,仰起头任陈玘替自己把领结在领口带好。许昕在门口挂掉电话敲敲房门:“师哥,走了。”








陈玘捏捏自家自家亲师弟的肩膀,“好日子,放轻松。”








电梯门开,三个人前后走出公寓。








邱贻可的军车在车队最前方鸣笛示意,马龙含笑颔首,弯腰上车。








两个男人的婚礼,两个毫不示弱,同样优秀的男人婚礼,不存在接亲。各自从家中出发,各绕帝都内城半圈在长安街汇合,一起抵达酒店。








张继科单手支头撑在车窗上看着外面出神。方博从副驾驶回过头来调侃:“你紧张什么?马龙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鲜少的,千岁爷对一件由自己主导的事有些忐忑。张继科转动着手心里的戒指:“我能,给他他最喜欢的吗?”








方博长出一口气看看后视镜:“这阵势。马龙喜不喜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这一场婚礼,够四九城茶余饭后聊半年得了。”
























看着最前面的军车已经领先汇入长安街的十里长流,马龙深深呼出一口气,已经快要到天安门,可他还没有见到张继科。








刚刚低头想跟许昕那里要回手机,副驾驶上的陈玘爽朗一笑:“他们来了。”








猛的拧转身体,后窗中清晰出现了刘彦斌军车的车牌。








“放心了?”许昕伸手给自家亲师兄扒拉扒拉整整齐齐一丝不落的刘海。








马龙毫不掩饰,笑眯眯的点头。








车队先后抵达丽思卡尔顿酒店正门,马龙下车回头,刚好有张继科绕过车门,走到自己面前。没有礼花,婉转音乐声渐起。两人相视而笑,身后跟着方博和许昕,并肩穿过虹门,在沿路花童洒下的漫天花雨里向着宴会厅走去。








差十几米未到,已有面容姣好喜气的姑娘等在原地,准备为马龙引路。没有想到这里还要分开走,他有些犹疑,递给身边的张继科一个眼神。却,换来落在额头上的一个吻。








“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要相信我。我等你。”
















许昕并没有跟来。








面前只有一条漆黑的通道。








引路的女孩儿留下一句“新婚快乐”,也转身离开。








只留下他一个人。
















通道尽头有明亮的光芒出现,吻痕在额头渐渐温暖。马龙抬手盖住自己的胸口,带着温朗的笑意,不再犹豫大步迈进了漆黑的通道。








一路安静,无声。墙壁上偶尔有小小如星的光点出现,马龙目不斜视,一一路过。








我相信你。








漫长的黑暗尽头,有光的地方,一定也有你。








最后一段路满壁光点如同满天繁星,他无心留恋,脚步越走越快,迫不及待。








一步,一步,最后一步……








眼前豁然开朗,一片明亮!
















可却,没有张继科。








入目只有一枝长茎红玫瑰。马龙茫然,可也走过去,弯腰捡了起来。
















“哇哦!!!”“喔!!!”








突如其来潮水般的掌声与足以掀翻屋顶的欢呼。
















马龙猛然转身,才发现自己置身二层的高台上。








而张继科,在他回过头,在喧嚣的人声鼎沸里,在目光相遇的那一刻。向着他伸出左手,单膝跪了下去。








我爱的人啊,我想让你知道。你的艰难过往,有人心疼,也有人铭记。我要你再一次走过黑暗,走向巅峰,然后走向我。








我要让你知道,有我张继科一人,足够补偿你过去,所有的艰难困苦。








马龙眼眶微红,握紧手心里的玫瑰一步一步走下旋转楼梯。大步来到张继科面前,拉了他起来。








四目相对,你有没有看到他眼睛里的情深似海,你有没有看到他眼中的款款情深。








手中的玫瑰娇艳欲滴。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不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张继科先生。你是否愿意与马龙先生结为终生唯一的伴侣?无论顺境逆境,富裕或者贫穷,健康或者疾病,快乐或者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我愿意。”








“马龙先生。你是否愿意与张继科先生结为终生唯一的伴侣?无论顺境逆境,富裕或者贫穷,健康或者疾病,快乐或者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








“我愿意。”








潮声四起的掌声中,在侧首观礼的老爷子及四位双亲含泪的眼中,张继科把戒指重新戴入马龙的左手无名指。








马龙颔首一笑,相吻前,小声在张继科耳边呢喃了一句“我爱你”。








声音缠绵,吴侬软语。








千岁爷差点没有当场把他的唇咬出血来。
















仪式总算走完,张继科去见以前留学的老师一面,陈玘陪着马龙回更衣间换衣服。








“可以啊龙仔,张继科对你,不能再用心了。”








马龙正低着头系衬衫,有些不解:“什么啊?”








指了指门外,陈玘说起来满眼都是佩服和满意:“独子结婚,那是他父母跟同阶层甚至是他家老爷子那个阶层的达官显贵沟通和交流最好的机会。这一场婚礼能办成多少事拓宽多少路拉拢多少人?可你一会出去看一看,你们家张继科请都没请几个!来的仅仅只有七八位通天的人物,也都在侧首那桌张家老爷子镇着呢。”








马龙闻言愣在原地,张继科也解开领带推门走了进来。








陈玘笑眯眯一拍新弟弟的肩膀,顺手带上门出去了。








“累吗?”英俊高大的男人走过来,抄了腰身把他带进怀里,低头去找马龙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可以休息一下再出去,敬酒早点儿晚点儿也就那么回事儿。”








马龙抬起头去看他,斟酌一下,指了指门外:“今天的礼宾……?”








反应过来他在问什么,张继科一手拉过椅子一手扶他坐下,自己去找衣服一件一件的换。








“这是我给你的婚礼。我想跪就跪,想吻就吻。不需要那些跟我们的未来无关的人品头论足,碍手碍脚。”








他的背影坚毅挺括,马龙不再问了,笑呵呵的低头给自己扣袖扣。








门被敲响,方博的声音无论什么时候听起来都有那么点儿欠怼:“我说二位,换个衣服而已不用锁门吧?”








张继科嗦嘞着腮帮子猛地把门拽开,呼呼啦啦一帮人叠着罗汉猝不及防的栽了进来。








马龙低头一看都气乐了:“不累是吧?不用吃点儿东西喝点水是吧?”咬着后槽牙伸手把小胖拉起来:“你就不学好吧你。许昕儿呢?”








小胖弟弟红着个脸蹭到自家队长身边给他哥拉领结:“秦指导把酒杯碰洒了,昕哥去车上替他拿外套了。”
















方博谄媚着一张脸凑上来:“继科哥哥,马龙哥哥???一会儿扔捧花瞄准点儿我走个后门儿呗?兄弟这辈子能不能在正常年龄里把自己交代出去那可就擎儿这一把了!”








张继科正仰着头让马龙给系领带呢:“我们俩老爷们儿结婚,哪来的捧花?”








“啊?!!”








一屋子人放声大笑,方博都要给跪了:“不行!那没捧花……哎!刚那支玫瑰呢?”








马龙一摊手:“玫瑰刚塞给老爷子玩儿了。”








“那不是……嘿!哎哟我这后半辈子可怎么活呀……”








“好办。”侯英超进门把坐地上的方博儿一把捞起来:“这么大一乒乓球冠军在这儿呢,今儿不得挨桌儿敬酒吗?敬酒之前,你给找一拍儿,找一球儿,算准了俩眼一闭往后一搂,齐活啊!”








“那么问题来了,球儿呢?拍儿呢?”








“我,我的在车上。”樊振东,世界第一可爱。
















一切,为了方博的幸福。








换好衣服的二位新人一手拿拍一手拿球走回花台前,引起整个儿婚礼现场第二波高潮。








周雨丁宁刘彦斌樊振东几个人陪着方博站到花台几步远的正后方,然而他们的作用只是为了这位强行求捧花的哥们儿不那么突兀。于是几个人站的那叫一个分散。








十几步远,方博孤零零站在正中间。马龙接过张继科手里的乒乓球转过身背对众人,算好速度落点,打算速战速决。








高抛,抬板向后笔直一挥,完美发球。








……    ……








“啪!!!”








张继科十分淡定猛一甩头,与全场唯一一颗乒乓球擦后脑勺而过。








神TM,打回来了?!








干儿在原地眼瞅着下半生没望儿了的方博顿时就恼了,“谁这么浪啊!”








可怜的小胖撇着嘴从俩人中间挪开,露出身后一脸懵逼拿着秦指导衣服架势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许大蟒。








嗯,国家队别的不好说。








要论浪……








这场婚礼,真是出乎意料的精彩。
























半个月后








原定为期一个月的蜜月旅行在布鲁塞尔就收住了脚步。老爷子病重,张继科和马龙二话不说取消了所有行程,第一时间赶回了北京。








张家父母根本无法离开岗位,好在张继科和马龙回来的及时。








这一天阳光很好,意识断续的老爷子突然有了些精神,笑呵呵挥手让守了一夜的俩孩子回去休息。








张继科吩咐司机送马龙回家去好好睡,晚点再过来。








可是刚刚睡了两个小时不到,就被自己的爱人一通电话打得睡意全无。








老爷子失踪了。








带着裴叔一起。手机也关机了。








马龙一路快车开回医院直奔病房,握住张继科冰凉的指尖:“怎么回事?”








“老头儿想吃驴打滚儿,非让我去买。”张继科眉峰紧皱,语气无力:“我没到地方,接了护士长电话就回来了。”








“不可能。老爷子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他们应该是去了什么地方了。”








“……!”张继科拉起马龙就走:“八宝山。我奶奶在那。”
















八宝山人民公墓  某处








风霜耄耋的老人吃力的拄着拐杖,立在一块墓碑前。抽着肩膀,抻着病号服的袖子得意的哏哏儿:“臭小子,你看他还想管着我。”








墓碑上的老人笑容慈祥,隐约可以看出年轻时温婉的样子。








“咱们家那个满世界跑的小子,最近不跑了……成家了。”








裴叔虎目含泪站在远处,风送来听不清内容的絮语,他的将军,已经老了。








“世界冠军啊,咱们又多了一个孙子。咱们家书房,那么大不是?嗬那小伙子,金牌,奖杯,证书,新做的柜子,满满当当摆了一溜儿够。没事儿我就去摸摸,我给他擦擦,又晃眼,又好看。”








“你一走,十来年。俩孩子也忙。我一人教着继科,走到今天这么好,真是没想到哇……”
















马龙下了车,跟着张继科闷头就往山上冲。
















“……我老咯。几个与以前,就晕。当时觉着还成,就跟那小崽子说装的,高血压。想多吃点儿好的,吃点儿药,好好养养吧,不中用了。俩孩子度蜜月呢,让我折腾回来了。”








“你再等等我呗。我也惦记你。也就……这一两天的事儿了。”








一阵凉风扫过,张继科和马龙一路上山刚要往小路上拐,就看到裴叔搀着老爷子,一步又一步朝着他们过来。








老爷子一手拐杖,一手微微弯曲着,像是,牵着谁的手。








当晚,就在昏迷中离开了。








……   ……    ……








醒过来的时候,夕阳西斜。








张继科在马龙颈窝里睁开眼睛,死别的哀恸和复杂的葬礼拖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难受吗?”刚刚洗去一身疲惫躺回来的马龙一身清香,黑发柔软铺陈在额头。几天来不及打理,过长的额发发梢遮住一点睫毛,目光更加温柔。








“辛苦你了。”张继了声音发闷,双手环住爱人的腰身。








马龙太过心疼他痛失至亲,却天生隐忍。双眼下的沉黑迟迟无法消散:“不辛苦,应该的。”








突然就安静了。








父母永远在为家国忙碌,裴叔也回到他自己的家中适应不再作为警卫员的生活。








少了一个人,就像缺少了半个世界。








“太空了。”马龙望着卧室门外,眼睛又不受控制的泛酸:“继科儿,我们……”








“代孕一个孩子吧。”张继科接下他话头,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你那么像老爷子,肯定能把孩子教的很好。”








“嗯……肯定教的和你一样。挺好。”








“我?我什么地方好了?”








“强大,周全。”马龙的唇形实在长得很好,笑起来,唇角处有一个深深的湾涡:“祖传情种。”








夕阳慢悠悠的沿着固定的轨迹爬下窗口,沉入了渡外的层层关山。一天天,一年年,亘古不变。帝都很快会出现另一个优秀的孩子,家世清贵,父辈强大。








或许,他的故事会比他的两个父亲更加精彩。








而我,我们。将会一如既往的牵着彼此的手,任岁月模糊了面容,淹没了故事。到最后,只剩下我给你的眷恋。








我会以爱以欢笑,以泪以悲伤。以生活中所有的酸甜苦辣和波折平静。以我能所付出的全部的感情陪你。陪着你,陪你千岁,千岁,千千岁。








—————《千岁千岁千千岁》完结——————
















我的笔下,他们的故事,到此为止了。








我想看到这里的你们,可以试着听一听中国新歌声里,周杰伦和费玉清再一次合作的千里之外,再看一遍这一章。








我保证会是另外一种心境。








我出去陪朋友回家,喝了些酒,带着些醉意,尽我所能,给了他们一场婚礼,一个结束。








我用一条漆黑的路代表了马龙走过的苦难,偶尔出现的光点是他断断续续的荣誉,尽头处繁星一样的一段是他苦尽甘来的15和16年。








然后我让他见到了等在最终,肩负一身光芒的张继科。








那就是我心中,他们慢慢走到我们面前来的写照。








我用一大段老爷子的故事,为他们日后的生活做了保障。张继科在这样深情专一的长者的教导中长大,他有能力,也有心,会把这段感情延续下去。








一篇文章,8篇文字,一个星期。写到后来我不再把他当成一部同人文,我让他成为我爱着张继科和马龙的一种表达方式。让他们强大,让他们幸福。








喝的有点多,我写的好不好,已经不知道了。








在这里,我要跟一些孩子们说。你们的龙队,他不奶。他是个男人,是一个强大,双商奇高,稳如泰山,在他的领域里足以称王称霸的男人。他不需要被人保护让别人替他出气,只要他想,他可以算计任何人。








爱他的话,不要弱化他,好吗?








告别之前,我希望大家不要问我有没有番外会不会继续,因为我也不知道。








最后,也是心里话。








他们到底不是明星,是为国家荣誉而战的运动员。不要把自己当成粉丝,做一个懂一点球儿,爱看比赛的快快乐乐的小球迷吧。








乱七八糟说了一堆,剩下的交给你们。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不说再见,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2092)

  1. 苏打白开水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脑b
    http://chiduoshanghuo.lofter.com/post/1e55a3c4_d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