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獒龙】千岁千岁千千岁03 (帝都高干 先婚后爱)

解夏倾乔:

Q_Q


枳生淮里:



蔚灵:








我和你最天生一对










病房里的气氛,不可谓不尴尬。








张继科撇着二郎腿捧着自己的户口本盯住病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咬苹果的老爷子,眼镜几摘几戴,嗓子清了又清才出声:“身体真没事了?”








张老爷子老神在在换个台:“没事,高血压。”








长叹一口气,手里的户口本随手扔回老爷子的病床,张继科整整衬衣站起来:“老头儿,你就待见马龙是吧。”








折腾一晚上还没见困的老爷子突然就恼了:“我是待见我死了以后还能有个好人替我看着你!”








特护病房灯光柔和,老人近乎全白的发色深深扎进眼睛。日天日地的千岁爷仰起头把眼泪憋回去,苦笑出声:“瞎折腾什么。没这出儿马龙进咱家门也就是年底的事儿。”








老爷子懵了。








“你小兔崽子…真惦记人家了?”
“比你惦记的厉害。”








心都放回肚子里,老爷子一挥手:“好好好,那我就放心了。出院出院。”








“别,你再躺二十分钟。”
张继科把话撂下,活动活动脖颈,颀长手指挑开自己的第一颗领扣,拉开病房门走了出去。








马龙几乎是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迎着他上去:“怎么样了?严重吗?”








没得到任何回应。








身边查房,换药的护士按时来去,玻璃药水瓶磕在搪瓷平底盘边沿撞出清脆的响声。








张继科的嗓子越来越哑。








“没病,装的。”








马龙用了一个深呼吸的时间反应过来,非常的坦诚的如释重负:“老小孩,辛苦了…”
“我有话跟你说。”低沉喑哑的声线垫住马龙还来不及落地的声音,不容置疑:“你好好听着。”
“老爷子装病,是为了要逼着我跟你结婚。”张继科不愧出身军界世家,精壮瘦高却挺拔如树:“普通高血压,告诉我明儿不把你连人带证儿领家去,合计着就在医院常住了。”








这种没头没尾,信口开河一样没溜儿的话,普通人听着该是一个什么反应?马龙不知道。可他的确不惊不讶,反而平平淡淡的问了一句:“你什么打算。”








张继科笑了。








一没恼,二没跑。仿佛是确定了什么,又似乎是确定了什么,他轻轻松松的抱起了手臂。








“对你跟我来说,两天三天,十年八年。到底都会在一起。倒不如痛快点儿把证儿领了。老人不听话,带回家一起教育。”








……  ……








这是一个刚刚认识三天的人该说的话吗?
可张继科从始至终,偏偏目不斜视,摄住马龙的一双眸子,说的认真诚恳,不容置疑。








守在门口的裴叔默然转身把脸朝向门内侧,翻了一个军人特有美观且不明显的白眼。
老张家这一窝子还有正经人吗?








军委首长的特护病房整整一层没有闲人打扰。夜风微凉,周围静谧。马龙抬手按住左心房过跳的心脏,却听见不远处对面,唯一那一个人心口处渐渐喧嚣起来的,同频率的共鸣。








“是我给你的自信吗?”








金丝眼镜被张继科单手从鼻梁上摘下来,他笑的凌人势威,狷狂霸道。








“除了我,天底下还有人能配得上你吗?”








病房门被裴叔从里面关上,张家浸淫多年的警务员良心发现,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婚后…住在哪里。”
张继科原本想说他在海淀区的房子,可脑海里突然就飘过昨天在网上搜索马龙时,看到的新闻。他少年离家,跟父母聚少离多,话都说不了几句。还是成年懂事后,才渐渐主动给家里打些电话。
“军区大院。住一阵子,如果你不习惯,我们就回你那里生活。”








马龙不置可否,吐尽心口的浊气伸出手,自己从张继科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机,把自己的电话拨通又顺手放了回去。








“一会我把地址发给你,明早8点半点楼下见。好好看着老爷子,我自己打车回去。等不到你……我就上班去了。”








他说完按住心口转身就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张继科那一句“不见不散。”








……   ……








四环外的几栋公寓楼已陷入一片寂静。7楼窗口无灯无光,借着皎洁月光,隐约可以看见一个温白的身影。
马龙裹着浴袍,握着半杯波尔多席地而坐靠在阳台透明的门上双眼放空,不复两个小时前医院里的云淡风轻。








他这个性子啊,刘国梁曾心疼的跳脚。肯为任何人的错误解释开脱,就是从来不会多心疼自己一点。不是聪明,而是聪敏。聪慧,却敏感。想法多且复杂,往死里挤兑自己。








“倒不是后悔。”马龙对着月亮垂下眸子,自己跟自己说话。
“他是出身好,我也是世界冠军。他是事业有成,我也是正经公务员。”
“可是……毕竟是结婚啊……”








他们还未牵过手。拥抱,亲吻,都没有。相识不到72个小时,他怎么会就那样被一个人蛊惑,答应以一己之力去和这样一个人共度悠长人生。倾余生深情,以他的喜乐为喜乐,以他的家人为亲人。包容,照顾,牵挂。








“这么多,我做得到吗卧槽?”








深夜里对着冰冷月光自说自话的身影,单薄的让人相信慧极必伤。可是,从他做运动员开始,到拿下全满贯。无数个失眠的深夜,都是这样过来的。








心疼吗?他自己都习惯了。








手机突然在身后振动起来,马龙放下酒杯去接电话:“喂?”








听筒里的人声喘息着粗气,几乎同时门铃也响起来。








“ma大半夜停电梯我艹,开门。”








…………………………








已被张继科苏炸,今天的阿灵无话可说。
依然舔着脸求评论,提意见闲聊天,怼我也行啊。













评论

热度(1262)

  1. 苏打白开水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脑b
  2. 清河之佐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3. 寳蘫悸88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4. 不起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5. 爱吃肉的小龙君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6. 空王冠🇬🇧解夏 转载了此文字
  7. 解夏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Q_Q
  8. 封颗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9. 扣子敲月的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