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獒龙】千岁千岁千千岁06 (帝都高干 先婚后爱)

解夏倾乔:

枳生淮里:



蔚灵:















巴黎凌晨3点22,太漫长的夜,你怎么熬

























聚会愉快而温馨的结束。
马龙陪着张继科把几个人稳妥的送走后,在车库握住了他的手:“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张继科僵硬了半个身子。








果然,是有哪里不对。








几个小时前吧,大概在白亚玲消失之后,马龙敏锐的察觉到张继科的情绪渐渐有哪里不对。慢慢的,他不再跟他对视,不再接他的话,甚至下意识的闪躲着他们之间的肢体触碰。








如今一看,果然不是他的错觉。








张继科咬着后槽牙自己上车,眼镜摘下来扔到一边,语气里是淡淡的疏离:“没有,回去吧。”








这一句话,因为到家之后张继科默然睡进了客房,而成了这整整一晚,他跟他说的唯一一句话。








一早醒来,看着衣衫发皱也不肯回房间换一件新的拎着外套就要走的张继科,马龙脾气再好的也忍不住了。几个大步上去,一把拽住手腕回头就往房间拉。关门落锁后直接把张继科的手臂甩向了自己这一边:“你有话明说好不好?你觉得我做错什么了?”








张继科就那么低着头,数过马龙一句话里带着几个“你”字,冷冷淡淡的笑了。








“马龙,你还知道我叫什么吗?”








那是,马龙第一次见到张继科满目挫败的样子。








昂贵的西服外套被一眼没有合眼的男人一把贯在地上。马龙不退不让,觉得从结婚伊始就隐隐埋下的隐患,彻底爆发了。








“你问我你做错什么了?真冷静。没有!你tm什么都没有做错!”张继科受不住疼般抬手死死压住自己一侧的突突鼓动的太阳穴,眉梢眼角,都是马龙没有见过的歇斯底里。








“你……怪我气走了白亚……”








“她算个什么东西!别人是死是活我压根儿也往心里去!”张千岁脖子上的青筋立显,领带因为刚刚甩西装时力气太大,颓唐的垂在一边。
“从我们认识到现在,唯二两次风波,你都处理的那么好。好的简直完美。”
“北京宫里,别人说我包了你,你不气,也不恼。几句话堵回去处理完了。好。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关系,我张继科服你。冷静,聪明!”








“那昨天呢?马龙?我是你什么人?我是你合法的爱人!”








“有人当着你的面跟你的爱人在一起拉拉扯扯,你也没有生气。一句话,几个字,既不丢我的面子,也没有破坏我的聚会。兵不血刃你又解决了。之后接着跟我的朋友谈笑风生,一点影响都没有。”








“我几次叫你单独陪我去做些什么,你连问,最起码都没有问过我一句。”








马龙脑海里兜兜转转想起昨天,数次没有必要但却时间宽裕的单独相处,张继科盯着他的眼睛,欲言又止。








对面向来低沉厚重的声线渐渐发飘,字字句句,透视着发声者的无力。








“相识到现在,你有几次叫过我的名字?你身边的人,又有几个人知道我的存在?我要结婚你就结婚,我送戒指你就戴着,我带你去见我的朋友你就去见!婚结了就结了,戒指戴了就戴了,没有给我一点回应。那我呢?!我连你师兄弟主管教练的名字都得自己去网上查才知道!”








“到昨天为止,我都在怀疑。你跟我结婚,是因为爱吗。”








仿佛被几把刀子一起捅过心脏,看着面前几近崩溃的张继科,马龙的嗓子里连发出几个单音节都做不到。








用尽浑身上下最后一点力气,张继科红着眼眶用冰凉的指尖点了点心口。悄悄地,没有一点骄傲的,甜美而又绝望。








“我真的爱你。用的不是我的理智,而是我全部的不理智!马龙,你想的那么多,不累吗?”








“马龙,张继科就在这里。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心无旁骛的爱我一次。”








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考虑,不用顾虑。全心全意,仅仅是,爱我一次。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缓缓落下,马龙呆愣的看着打理整齐一丝不苟的自己,再看看对面一身灰败的张继科,从外眼角疼到手指尖。拎起手包,他选择离去,落荒而逃。
“天津的观海训练基地还需要检查进度。晚上我不回来,我们各自分开,冷静一下。”








帝都CBD商圈    兼程科技








公司在岗100来号人,一上午是活儿没干,擎在办公桌后面,听着老板在办公室砸东西。








杯子文件,椅子玻璃桌。砸到后来听着动静儿都发闷了。








“嗯。地球仪,盆景,应该还有电脑。”








高阶助力颤颤巍巍蹭到方博身边儿直哆嗦:“方总…张总电脑里,全公司的数据呢。”








方博俨然见过大场面:“没事儿。只要主板和机箱没摔稀碎。”








消停了不到半个小时,张继科一身煞气,好歹总算衣冠楚楚(禽兽)从办公室出来了。








“得嘞。”方博抹头儿带着技术部的骨干跟上。就这六亲不认的气势,今儿这招标会稳拿。








天津    观海乒乓球新基地








整座城市华灯初上,万家灯火通明。








下班时间,马龙一天的工作也算结束。送走随队的领导,他低头把房卡放进钱包,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到陌生的大街,一个一个的穿过十字路口。








穿过汹涌拥挤的人潮,擦肩携手并肩的情侣。








手里只有半瓶矿泉水,眼里……只有一个颓唐的背影。








帝都   总政大院








第二十三次翻看手机,第二十三次毫无消息。
张继科瘫倒在两人一起居住的床上,毫无办法。
是拉不下脸来主动打一个电话,可他此刻却想看看他的眉眼,听听他的声音。








幸好,马龙是个世界冠军。








手里除了等他的消息,还可以刷刷微博,逛逛网页。








他本想找一场他的比赛来看。被一句“岁月留不住最坏的,亦留不住最好的”下面的几张截图吸引了视线。








一张一张看去,看的心脏抽痛。








他在已黑的电脑屏幕上看到自己的脸。








他信誓旦旦的求婚,新婚前夜彻夜不眠对着马龙手上的戒指发誓会在婚后努力去了解,努力去信任。可厮守的甜蜜却该死的让他满足现状,停下了了解马龙的脚步。








他以为他了解了,全都知道了,该付出的都付出了。








“艹!nmlgb!”








张继科猛然回神从床上弹起来,扯过车钥匙头也不回的出了家门。








你tm知道个勺子!








他仅仅知道他是巅峰退役一身荣光的奥运会冠军。却在刚刚才了解他缺席他人生的那几年,他过的如何艰难。








失败,失败,失败。








漫长六年,三届世锦赛,复制粘贴一般同样在半决赛输给同一个人。








整整六年。








六年啊。2000多个日日夜夜。








一战一败,屡战屡败。他的爱人,在不得不走下去的职业生涯里,是如何被一次又一次打碎根基,从头再来。








他怎么能去责怪他的周全与理智。








那样地狱业火一般烧灼的漫长光阴里,如果没有划开淋漓血肉将冷静与理智和血生长,他又怎么能见到如今这个光芒万丈的马龙!








方向盘转过一圈驶上高架,一颗泪烫在手背。








他想起刚才。那几张截图里是马龙在巴黎世锦赛第三次输给王皓止步半决赛,他的球迷写给他的话。








巴黎凌晨3点22,太漫长的夜,你怎么熬。








简直字字锥心。








指针指向超过时速120公里,张继科专心开车。








有我在,经年里的每一个长夜,不会再让你孤身一人。








“喂?”
“给我查。体育总局在观海训练基地的检查人员住哪儿了。”








天津    观海乒乓球新基地








城市太大了,马龙没有走的太远。








酒店附近,闹市街头。一圈一圈来回的转着圈。








他穿的少,却执拗着不肯回酒店。








有人的地方,有声音的地方,能相对缓解他的胡思乱想。








他发现,无论如何,他无法责怪张继科。他甚至已经想不起他歇斯底里的样子,只能记得起那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








他像以前输了比赛之后一样检讨自己,越想越觉得,的确是自己错了。他顾虑了事情的全部过程,如何处理,怎么结果。
却唯独,忘了在他身后那个人的心情。








他爱的太被动,欠张继科的,不仅仅是回应那么简单。








“猪脑啊我艹!”马龙长出一口气,快步原路返回酒店的地下车库。








腕表显示21点10分,他低头从口袋里拿出钥匙,12点前,肯定能到家了。








俯身拉开车门,对面一道刺眼的大灯灯光晃过眼睛。他下意识抬起手臂挡了挡,却在放下手时,一阵恍惚。








一车之隔,一个瞬间,一张脸,一个脑海里千回百转的人。








像是一个错觉。








直到被临海湿润的夜风吹凉的身体被拥进散发着强烈气息的炙热怀抱,才肯相信不是被车灯晃花了眼睛。








“……是你吗?”马龙下意识的抬手去掀起那个人右边手臂上的半袖,去看那上面有没有纹身。








真的是你吗?一次次无视时间和距离,在我最思念你的时候,像个hero一样咻咻咻咻的从天而降。








张继科把整个脑袋深埋进马龙的颈窝,汲取他的体香,安慰自己躁动不安的心脏:“是我。我来道歉。认错。来见你。”








“马龙,对不起。”








那一刻马龙如鲠在喉,鼻子酸,眼眶也通红一圈儿。可就是……习惯性的再也哭不出来。他抬手胡噜胡噜张继科的后脑勺儿,笑的像一个糖果失而复得孩子。








“听话就好。”








凌晨   近3点








门外不知为何传来一声闷响,职业生涯压力过大而惯性浅眠的马龙几乎是在同时条件反射,蓦然睁开了眼睛。








下一秒,干燥温热的手掌覆盖上眼睛。张继科带着胡茬的下巴抵在他的发顶。重低音从喉咙里安稳泛滥。








“睡吧,我在。”








久违的那一颗眼泪,带着太多对曾经的最终放下与释然,流星一样与艰难过往,挥手永别。








你看着我眼睛,牵着我的手等天明。
告诉我,这就是爱情。









……………………








我曰:写这一章的时候,我真的掉了眼泪。微博上真的有一篇帖子,搜索那句“巴黎凌晨3点22,太漫长的夜,你怎么熬”,直接就能看到。








那样的马龙,太让人心疼。








文章写到这里,我其实是把张继科带着他应有的个性,变成了所有爱着马龙的我们。用他的强大,用他的无所不能,用他的情深似海,去弥补我们还不在时,马龙经历的苦难。








所谓先婚后爱,就是这样。








我在不了解你时因为热情与你订下终身,可这不代表漫长岁月里,我们逐渐彼此了解后,还能一直恩爱下去。








总要有一个人,惦记着,舍不得,去主动。








唯有热情不灭,恒久不移,才能抵御岁月绵长。








这一句,敬马龙的坚持,敬张继科的深情。








依旧求评论求交流,咱们聊聊天儿吧。
















评论

热度(1746)

  1. 苏打白开水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脑b
  2. 寳蘫悸88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3. 不起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4. 爱吃肉的小龙君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