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獒龙】千岁千岁千千岁07 (帝都高干 先婚后爱)

解夏倾乔:

枳生淮里:



蔚灵:



















我总是轻描淡写告诉你我的愿望,也给你千言万语都说不尽的目光。






















马副主任的生活,最近过得太滋润。








婚后生活甜蜜,手里的乱摊子拖了几个月最后兵不血刃的解决,十分有乃师之风。








对此,马副主任的家属,浸淫官宦之家的某姓千岁表示,我只是提了个醒儿,打了几个电话。万万没想到马副主任脑子太灵光,一手大张旗鼓的接着顶着压力查,一手悄悄伸到某项目联合会里,反思我国在这一传统优势项目上制度技术落后,人才断层。接招的某主任光顾着往下压证据,一个没留神,某项目业界几位说话算话的大佬已经接受了马副主任向协会推荐的人选,一通大会沟通总局,把雷仁风平浪静的从位置上顶下去了。








不是主管了,没什么价值了,某保护伞自保还来不及,自然不能再替雷仁善后。








于是马副主任事儿办完回头就把压在手里多时的材料上交了总局。








事后,同样在背后帮了点小忙出了点小力的马副主任的马师叔是这么跟亲教练评价这件事的。








“马龙算你三更死,撑死留命到五更啊……”








帝都 CBD商圈     华新网络








大厦前台,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子怀里抱着一沓整整齐齐的稿纸锲而不舍的跟保安纠缠。
“让我上去吧大哥!你让我见一面关总,我的策划案过了,我…我报答成吗我求求你了你行行好!”








保安冷着脸,再听一遍的耐心根本没有。劈手夺过那一沓稿纸贯进身后的垃圾桶:“就是关总吩咐不让你进的!别废话赶紧走走走!”








吵闹声中专用电梯“叮”声而开,方博陪着张继科还有华新网络的关鸣远一起出了门。看得出来啊,这位从小跟张继科一辈长大的关总,脸色并不好。








眼镜男几乎是一眼看见了关鸣远,不顾阻拦上来就扑:“关总!关总您再看看我的构思!这个初步框架已经打好了我请求您再仔细考虑一下不要撤资!关总!”








关鸣远正在气头上。








半个月前新一轮的产业研发重点扶持项目竞标,他再一次败在张继科手上。不但败了,还要遵守行业协议,以辅助身份作为第二研发协助兼程竞标成功的项目才能保证在这个项目上的先期投资不打水漂。哪儿还有闲钱供着另一个前途未卜的新项目从研发开始?!








从小到大,大事小事,手段计策用尽,次次都是这样的结局。








一番纠缠中,张继科始终一言不发站在一边,盯着眼睛男的手指琢磨了好半天。等看够了,抬头打量一圈儿大厅,迈开步子走到垃圾桶边抽出那一沓卡在里面的稿纸,简单翻看几页后,干脆一盘腿军姿坐在了地上。








这一下,没有人再吵了。








饶是反应再慢,眼镜男凑近张继科的一瞬间,关鸣远心里也是“咯噔”一声。








张继科拥有远比关鸣远在业内更加权威的名声,就连入目的五官轮廓,都是久居高位养出来的养尊处优。指尖翻过一页,张继科伸手摘下眼镜抬头看向蹲在自己不远处的眼睛男:“你做的?”








眼镜男的表情很苦涩:“不是。因为华新撤资了,我团队里的其他三个人已经走了。”








快速再浏览几页,张继科突然盯住眼镜男的眼睛发问:“42页的场景是新手村第几关?”








眼镜男一愣,回答全靠本能:“不是新手村啊。是一个NPC法师阿莫尔法。”








“md。”张继科一个猛子坐起来把稿纸拍进方博怀里,看着脸色煞白的关鸣远眼神都带着能实体化的嘲讽。
“我要是你,八千四百万违约金拍给盛大,集中资金在这个策划案上专一研发,顺利面世以后兼程至少五年抬不起头来。”








而此时此刻的关鸣远,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张继科指着眼镜男,朝着关鸣远的目光里除了不屑再无其他。这个世界有一种人,他的实力,能让你无条件相信他所说的一切。他会坦坦荡荡告诉你他有什么手段收拾你,也会坦坦荡荡的让你知道他什么时候收拾你。








赢的大开大阖,明光浩荡。








“他在你手里,一文不值。在我手里,华新十年之内,别想翻身。”









国家体育总局








下班时间还有不到20分钟,马龙把整理好的材料再检查一遍,顺手把电话接起来。








“许昕儿,怎么了?”
“师哥,你下班了吗?”
“快了。怎么了…你说。”
“嗨哟你要没事儿你赶紧回来一趟吧,师父惦记你拿我们撒气,这两天天天虐啊。”








马龙抿嘴忍住乐,瞅了手机一眼:“行我知道了,师哥这就回去救你。”








训练馆








确实,有日子没回来了。








再一次走进这里的马龙,怕师父碍眼还特意换了一身休闲款才敢溜溜达达大摇大摆的背着手进门。








婚后再踏进这里,点头跟二队一帮小家伙儿打招呼时,心境犹如天翻地覆般的不同。








“龙队!”“龙哥!”“龙队!”
“哎。好,好好练球儿。”








绕过靠外的几张球台,马龙偏了偏头,一眼就看到了正被自家师父和刘指导虐的满场飞的亲师弟。
眼看挺不住了要漏球,随手抽过空球桌上一把拍子赶到许昕身后一板把球拉了回去。








眼神不好的许大蟒见师哥如见亲人,回身就往上扑。反观秦志戬,明明看到马龙眼睛都亮了,非要耷拉着个脸。








忍着笑拍拍自家师弟后背,马龙乐呵呵的自己凑上去乖乖打招呼:“师父,刘指导。”
“哎!”刘国梁见着得意门生就高兴,歪着脑袋笑的可好。








“拿过来!”秦志戬黑着脸上去抢拍子,一边抢还一边翻白眼:“没热身就打,抻死你个小混蛋。”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死皮赖脸扑上去就抱,马龙深知自家师父向来对自己没辙:“想死我了。”








“滚!”
说着滚字的秦指导抱着大徒弟上上下下打量好几圈儿,看着亲手带起来的孩子婚后眼睛越发明亮,笑容越发好看,也就算放心。捏吧好几下跟着刘国梁后头开会去了。








山中老虎一走光,两边练球的周雨,樊振东也都撒着欢儿扑上来,兄弟乐呵呵的团聚。








聊了几句,口袋里的手机准时振动。马龙不躲不闪,毫不避讳在一群人中间接起电话。








“继科儿。”俩字儿尾音还带着仨拐弯儿,许昕和周雨伸手捂住发酸的腮帮子一脸受不了。








“下班了吗?我在总局门口。”
“没,我回训练馆看师父他们。”








电话那头静了片刻:“……,嗯。我等你。”








“别啊。”马龙扫过一圈基本到齐的自己人,低下头挽起嘴角:“我空着手来的。”








张继科坐在车里,有那么一瞬晃神,回他一句带着笑的低音:“知道了。”








“我的天……”周雨生无可恋挂在许昕身上直呲牙:“龙队,有必要吗?!秀恩爱哪儿不成啊回娘家虐单身狗?!”








马龙俨然国乒队祖传抓重点:“你怎么又单身了?……你又给人姑娘唱歌了?!”








许昕很不讲义气的被自己师兄逗笑找不着北:“哈哈哈哈哈哈……”唯有小胖老实,挪挪挤挤到他哥身边儿,鼓着腮帮子解释:“没单身,周雨哥女朋友去上海出差了。”








“哈哈哈哼哼哼快俩月了……”许昕抽着肩膀忍不住:“你看给他憋的脸上那痘儿。”








“龙队!”二队的小队员领着张继科进来,招呼一声。马龙回头,快步走过去接过他手里几个大号的塑料袋眉眼带笑一撞肩膀:“觉悟还挺高。”
“前队长家属嘛。”张继科也笑,满目深情。








“水果,零食。”四个袋子全数交出去。马龙一拍身边人:“我家属。叫人。”








“嫂……哥好。”樊小胖脱口而出,长大了就学坏。








张继科不动声色以牙还牙:“哎。我看过你打球,真挺好。杀球跳起来腿上肉一颤一颤的……”








姜还是黑的辣。樊小胖阵亡。








周雨许昕热闹看够了,也打量够了。张千岁人如传闻,长相身高衣服品味举手投足都配得上自己师哥,才围上来笑眯眯的打招呼。








正聊着天,刘国梁和秦志戬会也开完了,溜达回来刚好赶上马龙伸出手贴了贴身旁挺拔男人的掌心,温温柔柔的问一句是不是真的不烧了。








亲师父别扭了。








几步之遥的青年人英俊高大,衣着得体。跟自己的徒弟站在一起看着那么顺眼。他的眼眶有些泛酸,是总算徒弟长大,生活幸福的释怀。








几个人一起凑上来把两个教练包围,张继科跟刘国梁打过招呼,走近秦志戬很恭敬的微微弯了下腰:“秦指导。”








秦志戬点头:“有时间让马龙带你回北京队见见张指导。”
“是,心里有数。”
“他,心思重。好好看着他。”
“我一定尽力。”








…… ……








这边交代的热火朝天,那边儿刘国梁提高了点声音一拍马龙肩膀:“人也见了,想怎么着,说吧~”








周围就是一静。








被点名的前队长要笑不笑,还煞有介事清了清嗓子,伸手拢了拢自己的衣领。背着手环视一周,站直了身体。








“10月初没比赛,在座各位时间麻烦给我空出来。”








除开小胖年纪小一脸迷茫,其他几人都是瞪着眼睛一阵惊喜!许昕咽一口喉结伸手就指:“哥你……?!!!”








一众人期待的目光中,马龙开开心心的点头,笑起来的样子越来越好看。眉眼弯弯,唇也弯弯。
“那我们俩也不是空着手来的。”








这恩爱让你秀的!这礼钱让你要的!花式要!








单身师弟许昕气疯不要命,咬牙就怼:“是。早该办了。我们还以为你这光办事儿不办事了呢。”








马龙看一眼身旁看着他的张继科底气十足:“小伙子,上个星期刚拿一个公开赛冠军是吧?几万美刀来着?那我可是你亲师哥啊……”








两眼一黑,国服第一盲打选手感受到了即将大放血的清凉。








……      ……








告别在帝都马龙最亲近的家人朋友。他们回家时,太阳堪堪落山。








张继科安安静静的认真开车,过灯,转弯,等灯。








马龙不知是怎么了,整个人侧着身体,笑眯眯的盯着他不挪眼睛,看个不停。








剑眉星目……丰神俊朗。落日的余晖为他镀上一层与人间隔离的金色结界,也缠绵依恋的把细碎光芒披上张继科峻削的肩膀。此时此刻,虽然只有彼此。马龙似乎也能轻易的看到他身后众人匍匐的景象。








“好看吗。”张继科经受不住,趁着红灯侧头去讨一个深吻。








马龙仰着头笑起来:“最好看了。”








…………………………








我曰:今天完成,依然不接受嫌短。








没有科普。这是《千岁千岁千千岁》的倒数第二章。








时间不多啦,搬着板凳求评论,咱们聊聊天吧。








评论

热度(1386)

  1. 空王冠🇬🇧解夏 转载了此文字
  2. 解夏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3. 扣子敲月的熊🌙 转载了此文字
  4. 敲月的熊🌙北冥有墓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