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獒龙】千岁千岁千千岁04 (帝都高干 先婚后爱)

解夏倾乔:

Q_Q


枳生淮里:



蔚灵:







未来的时光,有我的肩膀














那一晚,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不知是喝了酒还是白天太累了,也不知张继科身上除了香水还有什么别的有魔力的气息,向来浅眠的马龙居然跟他肩膀挨着肩膀,睡得异常香甜。








四环地界儿上,清晨的空气不似二环以里车来人去打仗一样紧张。再加上这一个小区整整一栋楼几乎都是搞体育的,所以朝晖初升的的早晨,小区宁静而温馨。








昨晚窗开一扇,微微晨风掀开窗帘一角,把几缕温暖却不刺眼的阳光送洒在床上熟睡,轮廓朗润的男人的脸上。








生物钟作祟,八点刚刚过,马龙沉合的双眼轻轻嗡动几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身侧空无一人,如果不是床头另一侧多出一部手机,他几乎要以为昨晚只不过是心思太深做了一个梦。








可能,出去了吧。马龙双眼迷茫,俨然是还没有睡醒。踢踏着拖鞋进入洗手间,一眼就发现自己的牙刷挤好了牙膏,端端正正的放在洗手台上。








低头拿起牙刷刷牙,马龙的笑容从眼底暖进心底。








不经意间抬头,干干净净的镜面映出他内双睡成外双的模样也映出……








这个光点……?








绿茶清香蔓延在口腔,马龙翻动手背,的的确确在本该素净的左手无名指上看到了一枚精致简洁的男士钻戒。








一枚钻戒。








牙膏就着水吐净,他捧着毛巾再一次在镜中看向无名指,这一次没有忍住触碰,指尖传来冰凉而真实的触感。








门响了。








迎出去的时候,果然看见张继科一手早餐纸袋一手自己的一串钥匙在门口换鞋。眼前的场景温柔却难以描述,目光绕过那个男人戴着同款戒指的左手,马龙一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洗完脸吃饭。”








此时此刻天光大亮,垂着眼角任张继科替他捻掉睫毛上水珠的马龙一辈子不会知道。昨夜中宵风露,身前的男人是如何仗着老爷子的车牌一路闯了三个红灯从大中华地区唯二的半岛酒店海瑞温斯顿专门店里带回这两枚戒指。又是怎样在无数次确认他是真的睡着后,以怎样虔诚的姿态半跪在床边,小心翼翼的替他戴上这枚戒指。








昨夜月光晴朗,看着马龙无名指上的戒指,张继科几乎彻夜未眠。








两个玻璃柜里的漫威手办只好暂时留在家中,带着一个行李箱的衣物常用,马龙安安静静的坐在了张继科的副驾驶。








一路行道树枯燥后退,搭在左腿上的左手被一个红灯后张继科伸来的右手温暖覆盖。看着张继科放在方向盘上的左手,马龙的胸口是前所未有的宁静。








恋人一心,且用心。








在他的眼睛里我看到幸福漫长的远方,去去也无妨。








半个月后








国家体育总局某双项中心  办公室








“一个毛还没褪干净的小崽子,他还能掀起什么大风大浪来。”雷仁的神色远不如出口的风凉话那样放松。布满红血丝的双眼死死盯住电脑前的男人:“咱们俩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倒了,也没人能遮得住你。”
“那你就给我小心着。姓马的小子可是歪脖子,张雷那群老油条的亲儿子。比别的没有,心眼子和上头做主的人,人家不比你缺。我再努把力,你老老实实把风头等过去再说。”








走进专用的停车位,马龙俯身在副驾驶上放下一个牛皮纸袋,关门后打算换边上车。








婚后他跟张继科忙着搬家,通知亲友熟悉家人,再加上各自手头的事都在忙,也就心照不宣的选择仪式延后,蜜月无限期延后。








但……








他的唇角挽出极致的圆弧。








生活实在,太过温馨甜蜜。








一起下班相识的同事颔首打过招呼,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议论。








“你看人家这婚结的,太滋润了吧。”
“就是,一天到晚笑的人心痒痒,帅的单位多少小姑娘上赶着往上扑。”
“我可听说了,人家对象儿家大业大的。”
“那能咋地,人小马儿配得上不就是了。”








马龙置若罔闻,刚刚走到车前,视线里笔直落进一个人影。








不躲不闪,瞎子一样大摇大摆。








周围人看清是谁后基本都是厌恶的安静。新婚的马副主任把无视贯彻进眼神。








雷仁哼笑一声:“这树还没成材呢,别太着急出来挡风遮雨的。回头折了,可惜了。”








马龙握着车钥匙,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谦恭友善。对着雷仁就是小辈该有的温和笑容,淡淡颔首,于无声处静默不言,擦肩而过。








教养,德行,待人处事,胜的一塌糊涂。








关上车门扣好安全带,余光瞥一眼副驾驶上一家马师叔送来的文件袋,笑容温良,眼神却阴鸷。








我还收拾不了你了。








军区大院   张家








进门换鞋时闻到新近开始熟悉的饭菜香气,老爷子弥勒佛一样笑眯眯的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看比赛,马龙笑眯眯的跟裴叔点头,来到老爷子身后:“老爷子,看比赛呢…?”








老爷子一副帝都大爷的没溜儿样儿,一拍大腿:“你小师弟啊,比你我瞅着打的好。”








“哪个啊招您这么得意?”








“那个。白白净净,胖墩墩儿的那个。”








马龙乐了:“人叫樊振东,那是比我打的好。”








老爷子哏哏儿的抽肩膀:“手痒了?手痒了我给你找人,还送你回去小刘儿那儿打比赛去。”








马龙刚要还嘴,腰上突然一暖。熟悉的重低音响在耳畔:“老爷子,我们俩刚结婚您就撺掇他分居,能盼点儿好不能啊。裴叔抓紧快吃饭。”








说完没等老爷子的拐棍儿招呼上来,拉着马龙的手腕奔着二楼就去了。








关门落锁,马龙双眼一花让人护着后脑勺抵在门框上,被迫再一次近距离观察张继科那张帅脸。
“搭把手呗。”
千岁爷这半个月婚结的断手断脚,回家就得让人帮着拆领带换衣服,宛如二级残废。
马龙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是乐意惯着)。伸手过去解领带:“张继科儿,你就懒吧。”








怀中人唇红齿白,稍微发几个音,都撩的人哪哪儿发痒。再加上半个来月耳鬓厮磨,食髓知味,张继科流氓劲儿上来就压不住,单手扣了人腰就要亲。








“砰!”








马龙反身就是一肘子顶上张继科颈侧的大动脉,扬起的下巴都能看见泛青的胡茬。








“老实待着。换衣服洗手下楼吃饭。”








“我的天……咱们俩新婚啊大哥!”








看着一身落寞进衣柜掏衣服的黑皮,马龙不知怎么就想起了结婚第一天,晚饭后的遛弯。








太阳落到山脚后实在是看不见了,他跟张继科无言并肩,绕过一队巡逻兵跑过的大路,在一排十几年生的银杏树下缓缓穿行。大院里的孩子们叽叽喳喳一群一群的跑来跑去,两根手指一并就是一把手枪,嘴巴里呯呯嘭嘭的模拟着父辈为祖国强大而战的动人故事。








迎面而来挺拔的中年人和他容颜姣好的妻子。张继科突然与他十指相扣,带着他来到那两个人面前。








“宋叔,宋姨。”
“哟?张家小子嘛。回来陪老首长?……这是?”









张继科的手掌干燥而温热。
“我爱人,马龙。”








…………………………








我曰:        马师叔就是琳酱,人家其实跟刘国梁是一辈儿的。
                 解释一下为什么张继科家大业大开奥迪。他是有自己的好车的,但是牌照原因开老爷子的车方便。这真的是,帝都有头有脸有车牌的家属用车,基本都是奥迪a4或者a6l。一个是低调不张扬,二是德国的车安全。女孩子啊首长啊座驾首选都是德系车。底盘是真的稳。车速起来以后方向盘越开越沉,不发飘。








                海瑞温斯顿的钻戒。海瑞温斯顿是享誉全球超过百年的超级珠宝品牌,更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钻戒品牌。在切割钻石上的精湛工艺与周密谨慎的考量,总能让钻石转手增加数倍的价值。郅除伊莉莎白女王、温莎女公爵等王室贵族之外,玛丽莲梦露也是偏爱者。品牌创始人哈利·温士顿。定下坚持限量发售,坚持为顾客免费提供世界知名保险公司Lloyd’sOfLondon整一年的遗失、盗窃险……
(卡地亚的确排名第一,但我觉得无论是传承还是风骨,海瑞温斯顿都比卡地亚适合马龙跟继科儿)








             最后一个,也是最心水的一个。阿灵是北方人。北方人在祖父辈父母辈常用形容老公老婆的称呼就是对象和爱人。这刚刚好和部队里的称呼是一样的。在阿灵心里,一句他是我爱人,胜过千千万万句山盟海誓。








               








评论

热度(1312)

  1. 苏打白开水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脑b
  2. 清河之佐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3. 寳蘫悸88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4. 不起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5. 爱吃肉的小龙君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6. 空王冠🇬🇧解夏 转载了此文字
  7. 解夏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Q_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