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獒龙】千岁千岁千千岁05 (帝都高干 先婚后爱)

解夏倾乔:

枳生淮里:



蔚灵:







难敌天降有情人。



















帝都CBD商圈      兼程科技








方博觉得自己膈应。








作为兼程一人之下百人之上的老二,自从张继科结婚之后,他的工作量已经直飙百分之二百。以至于他今天一早拉着保洁人员指着地上的一张废纸满脸苦大仇深的抱怨:“它都拦着我起飞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膈应的。








子曰:没有最膈应,只有更膈应。








“我说姑奶奶…哦不,白大小姐,白姐!”方博耷拉着眼皮恨不能给沙发上怒气冲天的女人一张爪哇国的机票:“您~回国一趟有事儿没事儿?有事儿您赶紧去办成不成?没事儿您抓紧回成不成?!”








那女人五官很好,看得出来是大家闺秀中的佼佼者。她叫白亚玲,是他们一起长大的同辈朋友,也是总政军区大院里,这一辈孩子里的噩梦。私下里,这个噩梦在别人口中更多的称号叫“白骨精”,手段强硬带着韧劲儿,13岁起就立志,对着11岁的张继科非君不嫁。熬到如今30出头,仍然在哐哐的撞着南墙。








白亚玲指着手边亮着屏幕的手机嗓音尖利:“這是什么?方博儿我就问你这是什么?!”








看都不用看,方博拿了杯子去给自己蓄水:“短信啊。张千岁结婚了,赶上邱大爷南陆指毕业回北京调大档,大家一块儿聚聚,认认人。”








“哈……张继科结婚了。他结婚了!我就半年没有回国他就结婚了!还什么……狗屁的前奥运会冠军……”








“姐!!”方博,一贯最不喜欢的就是白亚玲看谁都低一眼的态度。山外有山,他不明白他八岁就被收拾明白的道理这位公主怎么会28岁过了好几年了还不明白:“白姐,你比我们都大。对着张继科那点儿心思,到这儿也甭抱希望了。马龙真不是一般人,张继科从认识他那天开始就已经死心塌地了。明天你想来,那就老老实实儿喝点儿酒吃点儿水果咱们聊聊天。你要想找茬儿,趁早歇了,别自取其辱。”








这话,着实重了点。可话糙理不糙,他只是看在一个大院里长大,无数次一张桌子吃饭的情分上,再心疼她一回。








白亚玲不置可否,愤愤然的离开了。








一天后  








长安俱乐部    张继科名下的套房








吧台里传来酒杯碰撞的声响,偌大房间一应俱全,典型欧式装潢,雅致好贵,却并不俗气。








邱贻可到的时候,方博,侯英超和当年一起在大院里长大的刘彦斌早就已经到了。外套交给侍者,这才有功夫长出一口气,四下转悠转悠,仔细打量。方博靠着单向落地窗抽着肩膀乐了:“怎么着,后悔当兵了吧?”








此话一出,邱贻可红着眼睛就要往上杀,时任首都军区某部中校营长的刘彦斌眼疾手快一把把同命相连的难兄难弟搂住,鼻涕一把泪一把:“就咱俩傻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侯英超优越感十足,擦完乐皱的眼角积极挑事儿:“这一屋子大老板大长官叫来,那小两口呢,干嘛去了。”








“你有啥急事儿吗?人马龙今天在天津开会这会儿刚到家,咱们家千岁爷陪着换衣服呢。”








“喔哟可了不…咳!!!”话说一半刘彦斌猛咳出声,方博一听心里就是一咯噔。回头一看门口,白亚玲到底还是来了。








一身高订露肩的正红色长裙,美丽的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








邱贻可上去寒暄接人,却轻轻叹息了一声何必呢。








五个人一起在大院长大,百家饭养起来的交情,却只有邱贻可和刘彦斌从了军。高凳软椅围坐一圈儿,少不得连叙旧带抱怨。








“……呵呵我就跟你说总后不能回,万一调大档调不出来,你不还得在你们家老爷子手底下擎着。”
“我tm上哪儿知道南陆指就管上课不包分配的。”
“ma包分配是tm蓝翔技校……”
……   ……
“方博儿,得意了是吧。10年我回来开会,哎,就一顿京味大酒楼,还得老侯请客呢。”
“那会儿就老侯挣钱了你怎么不说呢?就那,张继科和方博两个瘪犊子,酒喝一半接电话就滚蛋了。”
“废话那会儿兼程还赔钱呢有生意不做我们俩陪着你蹭饭?”
邱贻可一拍大腿一瞪眼,一身军阀气势日天日地:“值几个子儿?!老子两年没放假就回来那一趟!”








“两年没放假,多什么啊。”








低沉嗓音带笑从门口传进来,几个人闻声一笑,可他妈来了。
拉开椅子朝着门口迎过去,正好赶上张继科舒心畅意,轻揽着马龙的后背进门。








百闻不如一见,刘彦斌没忍住果断“霍”了一声。
一片安静里,白亚玲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








站在张继科身边的人,大抵太过如诗如画。








马龙身上的衣服很随意。原色的麻质长衬衫前半部分塞在腰身处,仅领口一小朵苏绣的菡萏衬着他白皙几近透明的肤色。有几缕碎发穿过后掀的刘海漫不经心的散落额角眉梢,眼波流转处笑意安然。裤脚是随意一折,脚踝形状精致。或许是太白了,加上衣服色浅,马龙整个人笼罩在大理石反射出来的淡淡光芒里,举手投足清贵好看,水光潋滟。晴,方好。








张继科依然梳着他的油头,一丝不苟的露出那张狰狞绝色的脸。一身修身的西装,压不住娘胎里带出来的张狂不说,倒在张狂中为他分化一丝禁色。强大里带着几年间愈中的威压,一眼看去,惊才绝艳。








邱贻可到底不是凡人,率先反应过来。反手照着张继科心口给了一拳:“真tm绝了,痞子配了个君子。”








略带尴尬的气氛被他这一句话引出来的笑声化解于无形,几个人你一拳我一掌的落座,有一句没一句的开始聊天。他们惊讶的发现马龙十分健谈,满满的少年心性。仰头大笑时神采飞扬,看的人心里爽快。








几个人越聊越融洽,即使白亚玲少言寡语闷头喝酒,倒也没有怎么扫兴。








“哎,谁跟我说的,方博儿吧。说你出去跟人打高尔夫打鸟。”
“我仨月没碰球杆能好到哪儿去。”
“你就说你打多少。”
张继科让侯英超问懵了,起身倒酒转身直接坐到马龙单人沙发的扶手上低头,温温柔柔的把人圈住:“上回打多少来着?”
“负三嘛。”马龙忍着笑用自己手里的半杯果汁把他手里的半杯美乐换下来:“少喝点,一会儿跟他们来一局,不露天总不至于打鸟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手机在口袋里响起来,马龙拍拍爱人手背示意大家接个电话,接起来出去了。








看着他背影消失在门外,邱贻可又给了张继科一巴掌:“你们老张家祖坟冒青烟了?哪儿遇见这么一位?”
张继科笑的虔诚而深情:“求来的。”








“张继科!”
这一嗓子出来,整个屋都静了。
白亚玲放下酒杯站起来,推开刘彦斌一步一步走到爱了十几年的男人面前,咬着牙叫:“张继科。”








“哎。姐。”他拿着酒杯站起来的样子还是吊儿郎当京城千岁的样子。如果不是见了刚才的一幕幕,白亚玲几乎要相信一切都没有改变。甚至她还能熬到他不得不结婚的年龄,顺理成章的占有他的后半生。








“我今天,好看吗?”那一双保养得当的柔夷缠绕上他的手腕,嘟着嘴唇轻轻摇晃着,笑意嫣然里带着风情万种。








张继科咬着后槽牙瞬间冷脸,一把抽出手来后退一步:“姐,我结婚了。”








“你凭什么结婚!”女孩子的哭腔带着醉意,踉踉跄跄的往他的方向扑:“我只有比他强的,没有比他差的!凭什么我喜欢你十几年你不要,认识他三天你就……”
“白亚玲!”侯英超霍然站起来低吼一声,却是满眼歉意望向门口的方向。
目光指引下邱贻可一声“艹”没忍住骂了出来,这tm叫什么事儿。








一屋子人看着站在门口的马龙陷入死寂,甚至包括迎了几步又停下脚步的张继科。








又是马龙。








单手揣着口袋慢慢悠悠的逛荡回张继科眼前,马龙戴着婚戒的左手晃了晃手机,笑容恬淡。








“妈说,明天老爷子体检她和爸都回不来。”








一句话,16个字。








于白亚玲,指东打西,却简直万箭穿心。








你还在胡搅蛮缠的时候,我已得到了你一厢情愿爱的张继科全部的温柔与目光,并且已经融入家庭。除开张继科爱人的身份,我本身已是名正言顺的张家人。








方博捞起沙发上的女士手包追出去时后背发凉,还在心里默默感叹,张继科这是要了个什么神仙境界的人回来。








教科书式的温文尔雅,见血封喉。








找了一圈儿,最后在安全通道的角落里,才找到了被马龙打掉所有希望与自尊的白亚玲。








包扔回去,对于面前的女人,方博此时此刻只能想到一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我早警告过你,多余自讨苦吃。”








“马龙是张继科求回来的。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人。中。龙。凤。”








…………………………








我曰:今天份完成,拒绝一切嫌短。








依旧求评论,干了这杯情丝绕,阿灵陪你唠一唠?








科个普?








长安俱乐部: 帝都四大私人会所。百度复制粘贴。








项目位置:东长安街10号
代表会员:李嘉诚、霍英东、杨元庆、任志强、杨澜、杨利伟
成立时间:1996年
会员人数:近2000张会籍
会员构成:政府官员,传统产业商界名流。
入会费:个人终身卡15万RMB,公司终身卡16万RMB。
会所特点:市中心,高塔。与全球250多家俱乐部联网。 有能力邀请到行业内最有权威、最顶级的人物。全封闭会员制管理。与其它俱乐部强调享受生活的定位不同,长安俱乐部更希望会员在这儿建立更深的人脉﹐开拓更多的商机﹐对会员的事业和人际关系有更大的助益。
其他信息:由香港富华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的集团主席陈丽华女士在北京市中心黄金地段的长安大街上筹建。长期以来成为国内享有盛誉的顶级私人俱乐部。长安俱乐部就坐落在长安大厦六层。总面积10000平方米。管理公司为亚洲联谊国际股份有限公司。








南陆指:南京军区陆军指挥学院。鼎盛时期当年一度号称天朝的“西点军校。”








调大档:  一般来说先入军区再入军校的学员进入学院学习的时候个人的全部档案还是会留在原部队原编制。随学员走的档案是只记载军校需要的基本信息的档案。如果军校毕业后需要调动,还得折腾回原部队办理调出。有的部队仗着政策照顾对个别极其优秀但是被调离的学员就会实行留档观察政策,拖得时间长了,基本10个里有7,8个能留住。(来自某篇文,真假不确定)
















评论

热度(1432)

  1. 苏打白开水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脑b
  2. 清河之佐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3. 寳蘫悸88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4. 不起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5. 爱吃肉的小龙君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6. 空王冠🇬🇧解夏 转载了此文字
  7. 解夏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8. 扣子敲月的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