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獒龙】千岁千岁千千岁 01 (帝都高干 先婚后爱)

解夏倾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枳生淮里:



蔚灵:







    斯人若彩虹    遇上方知有








张继科接到自家老爷子电话的时候,刚从香港飞回北京。随行人员陆续上车,张千岁大马金刀霸占第二辆车的整个儿后座,趴窝了。副驾上的方博看着后视镜就乐了:“哎,让那帮孙子拖够呛吧?”








迎面儿让张继科糊了一脸领带。








“非tm开游戏让我跟他们单练,赢了就加入。ma电视剧看多了单练个p单练。”








“哎,你就说练没练吧?”








不离身的手机在西服口袋里嗡嗡振动,钢筋都撑不开的藏獒眼睛在看到来电显示后一个猛子坐起来双眼睁得溜圆接电话。








“爷爷。……哎回来了回来了刚到。……还成还算顺利。嗯。嗯是。是。……?哪儿?……好嘞好嘞我就是爬我也赶五点前匍匐到地儿陪您老喝茶切。”








瞅着后视镜里张千岁腰杆挺直一脸正色汇报工作拍马屁即将再度成为退休大将太上皇忠实狗腿子,方博儿抿着嘴抽着肩膀忍不住乐。








这边儿电话打完人都精神了,方博回头明知故问:“1949洗尘去?”








“别扯淡了,拐弯回公司我得补觉,老爷子圣旨召我呢。你们,你带他们去,这两天确实熬人。回来我报销。”








方博耸肩,司机熟练的掰方向盘掉头,保时捷Panamera趁着绿灯绝尘而去。








帝都  市郊








八月天高,张家的老房子还带着一个小院。这里是张老爷子跟亲近战友,忘年后辈聚会的地方。绿柳未黄,繁花似锦。窗口门口,老树高枝上挂着不少金丝鸟笼,燕雀呢喃着绵绵细语。








初秋美景,茶香氤氲里,张继科遇见了马龙。








老爷子年轻时钟爱乒乓球。主事时十分欣赏胖胖的总教头,多年来,给予国家队和八一队太多的助力。刘国梁常来常往,已是张家不能再熟的熟人。








张继科陪着依然身轻体健的老爷子进门,乐呵呵的招呼一声“刘叔”,也看见了刘国梁身边的一个年轻人。








距离忘年交的老朋友上一次相见,还是奥运会出发集训前的好几个月。老爷子想这个聪明正气会聊天的小朋友想的紧,终于见面,当然是拉着人坐到藤木椅子上大聊特聊。刘国梁照例带着四块金牌放进老爷子手心,看着鬓染风霜的老人数十年如一日,抚摸着金牌笑的眼眶微红。








那是老人对国球的念想。








张继科坐在下首,弯腰俯身熟练的侍弄茶具,润杯煮茶。
马龙坐在他对面,眉眼温润,带着春风和煦的清淡笑容。








张继科这么多年独善其身,用目中没人四个字可以高效的总结原因。不是目中无人,而是目中没人。
他生在世家,的确生带傲骨,一身不羁嶙峋。可他同样家教深厚,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从小到大,比他强的人,在他没有超过之前,他都是满心佩服。
至于没人,是指他的不在意。








老爷子从小就说,这小子脑后长反骨,性格又乖戾,日后成家绝对是愁。








年深日久,一语成谶。








除了家人和少时相交的亲友,大多数男男女女在张继科这里不入眼者不入心,交道打完了,名字长相也忘得一干二净。








老爷子犯愁,张家父母即便忙的脚打后脑勺,偶有闲暇,都琢磨着给儿子找个最好的心理医生。








其实张千岁不止一次解释过他没病,当然,家里三位操心的家长也不止一次的不信了。








对此,张继科曰,哪天你们就知道了。








张家父母一敦茶杯,哪天!








……      ……








马龙笑着把第一杯茶端给老爷子,弯着唇角点点头:“就今天。”
接了茶杯的张老爷子看着眼前又一个温柔聪明会聊天的小小朋友满目稀罕:“就今天一天休息?这么忙得注意身体。”
“哎。”马龙眯起眼睛,老爷子心底软成一滩茶水。漫不经心扫一眼自家的混小子,内心心花怒放。








盯着人家瞅,得有五六分钟不挪眼了。








老爷子清清嗓子摆摆手:“去去去你们小年轻唠唠嗑去,让我们清净会说会话。”








马龙答应一声,端了茶放到刘国梁手边,回身刚好赶上张继科起来活动好腿脚,安安静静的一前一后朝着偌大客厅一角的沙发过去了。








并肩坐下十分钟,前厅热火朝天,后厅安静而尴尬。








马龙内心煎熬,不但尴尬,还热啊!








身边张继科面无表情抓着手机噼里啪啦的打字:“方博,跟世界冠军怎么说话合适?”








……  ……








“啪!”
马龙有些窘迫,口袋里钱夹随着脱下来的外套十分响亮的砸在了上好的木地板上,两张纸片还很给面子的翻飞了两圈。








张继科慢悠悠的收了手机,俯身把钱夹和纸片捡了起来。极其自然并且心安理得的浏览了一遍,侧头对上马龙的眼睛转了转手上的钱包,声音低沉哑然:“你喜欢北京队。”








金色的阳光努力钻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张继科高挺的鼻梁,也在马龙的睫毛下投下一片阴影。他伸出常年握拍的颀长手指接过球票和钱包,面容白皙清俊,一把温软的嗓音软糯,黏黏糊糊的蜿蜒过张继科的胸口左边,黏哒哒的把里面的心脏包裹起来,笑起来的眼角弧度精绝到极致:“是啊,你也喜欢篮球吗。”








张千岁被这个人反射的柔和光芒晃到了眼睛。原来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成绩强大,性格温厚。








斯人如虹,磊落温良。








二郎腿搭起来,仗着身高倾身后靠把曲起的手臂放在沙发靠背上支住脑袋,靠近些俯视着马龙的侧脸:“还行,最近喜欢高尔夫多一点。”








“哦…正常。”马龙低着头仔细的整理钱包,宽肩,还有肌肉的手臂线条把一件简单的黑色Polo衫撑的味道十足。张继科赏心悦目的用手指敲打着膝盖:“你们体育总局一周就一天假?”








“没有。最近可能,有点事比较麻烦,今天还是陪刘指导硬腾出来的。”马龙垂眸而笑,神情里的稳重让人相信无论遇到多麻烦的事,或许这个男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解决:“所以朋友才送了后天的球票,打算散散心。”








刘国梁适时而又不适时的冒了出来,歪着脖子慈祥的招招手:“马龙,该走了。”








看着眼前一大一小,张继科莫名脑补一句一看就是亲生的。








后厅到前厅,前厅到门口,张千岁头一次厌恶老宅还是太小了。








拧紧眉头神色不善目送马龙随着刘国梁走出屋门,眼看马龙白的近乎透明的手拉开车门,到底还是大步追了过去。








一把捞住柔韧的手腕,被拉了一个踉跄的马龙回头,不惊不怪:“怎么了。”








张继科理直气壮的曰:“两张球票,后天谁陪你看球。”








“不知道,我可能临时找一下之前的队友。”








“送我一张,回头我请你吃饭。”








……刘国梁坐在副驾驶抬手捂住嘴侧头笑的不能自已,串门还或许串出点意外收获来。








傍晚微风翩翩着院子里的花香,张老爷子透过落地窗含笑看着马龙点头,唇形是简简单单的后天见。








张继科背着手看着马龙上车,默默在心里同样送上一句。








后天见。









…………………………








我曰:  几对cp饭下来,獒龙这种天生一对感也算是最强的。相处的气氛里就带着大写的我为与你并肩而来,存在在彼此的存在。








所以我一直觉得,命中注定的爱人,还是打直球比较合适。








既然早晚要爱的情深似海,干嘛不早一天在一起呢。














评论

热度(1483)

  1. 苏打白开水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无脑b
  2. 寳蘫悸88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3. 不起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
  4. 爱吃肉的小龙君枳生淮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