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王冠🇬🇧

爱欧美
爱生活🌸

【楼诚衍生】【谭赵】帕加尼Huayra之AMG6.0L(上)

゛親ベ寶寶:

一:这篇文,其实说白了就是在研究如何买车,然后在如何开车!而且你猜的没错,是各种意义上的!(*^__^*) 




二:【楼诚】【楼诚衍生】文章集结号之我是汇总




-----------------以下正文-----------------


 


如果说有什么嗜好是谭宗明这辈子都戒不掉的,那除了和赵启平开车外就是他自己开车了。


 


他谭宗明活到现在,如果说有什么是还放不下的,除了晟煊和赵大夫,估计就是他那几十辆的车。


 


老谭爱车,可以说是痴迷。赵启平曾经取笑他,像个五六岁的孩子,整日摆弄他那些个铁疙瘩,大玩具。


 


每次老谭听完这句话,都会突然抿嘴一乐,搂着赵大夫的纤腰索上一吻。


 


赵启平也是男人,也喜欢速度带来的激情与刺激,但他对这些东西的追求却只是偶尔的。


 


因为在他看来,这只是宣泄生活压力的一种手段罢了。


 


所以当难得睡了个好觉的赵大夫迷蒙着一双鹿眼来寻他的男朋友时,他还是被院子里那辆亮蓝色的超级跑车吓了一跳的。


 


“醒了?”谭宗明依依不舍的从驾驶舱挪了出来,给了他老公一个大大的拥抱。


 


“饿了。”赵启平由着老谭把自己抱了个满怀,其实他也挺想这个人的,毕竟昨晚前他们已经快有半个月没见过了。


 


“厨房有我早上新烤的抹茶蛋糕,你先去垫垫肚子?一会就吃午饭了。”谭宗明因为一个收购案出了趟不长不短的差,然而加上之前那段时间出差了的赵大夫,这两个人分开的时间就长了点。


 


小别胜新婚的事永远都能被谭总贯彻的淋漓尽致,哪怕他是赶了一夜的路,风尘仆仆才到的家。


 


耐不住困顿将将才睡下的赵启平还没等看清周公公的脸,就被谭宗明那急不可耐又珍而重之的吻给弄醒了。


 


谭宗明连衣服都没换,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就爬上了床,猴急的样子好像第一次越雷池似得。


 


从床上到床下,从卧室到浴室,这一夜他们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直到赵启平最后累的不行昏睡在谭宗明怀里,这场酣畅的原始运动才算终于结束。


 


“你什么时候起来烤的?我怎么都不知道。”赵启平晃了晃有些酸软的腰身,疑惑的看着谭宗明。


 


“你睡的那么沉,连我亲了你半天都没反映,又怎么会知道我什么时候下的床呢?”谭宗明刮了刮赵大夫的小鼻子,灿烂的笑脸上尽是宠爱。


 


“那还不是要归功于我们谭总嘛!人到中年却仍是老当益壮,雄风不减的。”赵启平邪魅的一笑,手指顺着谭宗明的亚麻衫一路滑向他的副总。


 


“为了我们的性福,我又怎敢不壮不勇呢?”谭宗明不要脸的往前挺了一下腰,赵启平的手没收住,直直的就点上了昨晚把他磨得叫苦不迭处。


 


“老不正经。”赵大夫脸颊微红,收了手,转身朝那辆新车走去。


 


刚才赵启平离得远,又急着寻谭宗明,根本没仔细瞧这辆新车,原本琢磨着也不过就是台新款法拉利或阿斯顿马丁罢了,可这走近了一瞧,他还真不得不佩服谭宗明那贼敢花钱的气势啊!


 


好家伙,这是辆帕加尼Huayra呀!全球定制版,据说国内最便宜的也要两千多万,可看这台的样子,估计怎么也得接近三千了吧!


 


“新买的?”赵启平忍不住咂舌,这跟车库里那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与其说这玩意是车,都不如说这玩意是会动的小金库。


 


“准确的说,是我定的。”老谭抱着两个胳膊站在车头,欣赏工艺品一样欣赏着这一人一车。


 


“你去德国是看车,不是工作吧?”赵启平的眼睛没离开车身,话却是直接说给谭宗明的。


 


“是真的有收购案,顺道去看看车,这车早就定了。”谭宗明如实的回答。


 


“量你也不敢骗我。”赵启平围着车转了一圈,最后还坐进驾驶室里感受了一把。


 


这车除了贵,原本也没给赵启平带来多大兴趣,可当他看到仪表盘左侧那一行字母和数字时,他还是楞了一下的。


 


赵启平趴在方向盘上抬起头,审视的看着谭宗明,看的谭宗明好像犯了错误被抓包似得,浑身都不自在。


 


“你看到了?”老谭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翘起的嘴角根本掩饰不住他的羞涩。


 


“除了这个,是不是还有我不知道的啊?”赵启平没动,继续审问起他家那条大鳄鱼。


 


“就算以后它不属于我,它也只会有一个名字,这是我定制时提出的一个要求。”谭宗明郑重的摸着车身上一侧突起的后视镜,就像在抚摸一个孩子般。


 


“你别告诉我他叫Nick !”赵启平半开玩笑的问老谭,直起身向后靠了靠,好奇的摸摸这,在摸摸那。


 


“那道没有,他叫Nick zhao。”老谭风轻云淡的低下头看着车前盖上那个人到中年却还是帅成一朵花的自己。


 


“卧槽,你这是病,得治。”赵启平彻底被谭宗明打败了,他敢不敢在老土一点?车的名字是自己的,仪表盘上的字母是他们结婚的地方,那串数字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谭宗明这个大儿童幼稚起来,智商最多三岁,赵大夫这回算是彻底下了诊断了。


 


“我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你还不让我好好爽一把?”谭宗明又开始装无辜了,他也是能卖一手好萌的主,不过仅限对着赵启平。


 


“一下就爽进去几千万,您这G点可不便宜呀!”赵大夫起身离开了驾驶室,手起车门落,拉着老谭就往回走。


 


“是贵了点,不过我心心念念好久了,好不容易才找了个理由。”其实谭宗明并不需要解释这么多的,因为对于钱上面的事,赵启平一向不管他。


 


结婚前,在赵大夫再三要求下,他们是签了财产协议的。也就是说,别管老谭多有钱,都跟他赵启平没任何关系。


 


用赵大夫的话说就是: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是你那些有价或无价的身家。我娶的也是你这个人,不是你那些丢出去能砸死多少人的背景。


 


不过谭宗明还是暗地里给赵启平过了一套房子在名下,因为那是赵大夫曾经称之为‘家’的地方。


 


而且,老谭在领证后的第一时间就把自己身上所有保险的受益人都换成了赵启平。


 


他希望哪怕有一天他不得不离开他时,他也能过的很好,纵使这会让他更‘恨’自己。


 


“一下花这么多钱,你就不怕董事会颇有微辞?最近万科的事,你不可能不知道啊!”抹茶味的提拉米苏是赵启平的最爱,而出自谭宗明之手的则更加是欲罢不能。


 


“实业派和资本派之争,戏不错,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至于我?他们连想想都很难啊!”谭宗明摇了摇自己手中那杯咖啡,笑的很是奸诈。


 


“何以我们谭总就如此有信心呢?”不多时,一大块蛋糕就进了赵启平的肚,为了中午不耽误吃饭,就算在喜欢他也不能继续吃了。


 


“因为晟煊不是万科,我谭宗明也不是王石。我还不至于犯把枪交给别人的低级错误。”谭宗明说的没错,他虽是独立创业,一手打造了晟煊,可他的背景和实际资本却也是最多的。


 


也就是说,晟煊的董事长是他,CEO是他,连幕后最大的股东也是他。


 


除非他不想干了,不然还真没谁能动的了他在晟煊的地位。换句话说,谭宗明没了晟煊依然是大鳄是搅弄风云的人物,可晟煊却不会在是晟煊。


 


“哦,您没把枪交给别人,那您把枪交给谁了?”赵启平拿起谭宗明的咖啡杯,就着他刚才喝过的位置也喝了一口,妈的怎么这么苦?


 


“你呀!我的枪和子弹不都送你了么?”老谭说着摸了把赵启平的屁股,然后抬腿就跑,他才不等着挨揍呢!赵大夫打人可疼了。


 




未完待续(下半章的肉肥不肥看你们的红心和蓝手了!)






PS:当漂亮或勤奋的女孩们奋斗在如何把自己打造的更完美时,我在研究车!当一群女孩子聚在一起研究美妆、发饰、衣着时,我在研究车!当那些研究完美妆、发饰、衣着后变得完美动人的女孩们逛街时,我还在研究车!好吧,我承认,我不怎么正常!






评论

热度(91)